Call us now: 604-704-6605

手机App生态:寒冬后会有下一个春天吗?

 In 博客-Evilnut

现在,无论是苹果App Store或是Google Play上,都已有超过 200 万个手机App;要如何脱颖而出,并在使用者的手机里留下一席之地,成了App开发者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,市场上甚至出现“App已死(Apps are dead.)”的论调。

自2008年发展至今,App已从成长期步入平缓,开发者推出一款App,立刻就能获得数千、数万下载量的黄金盛世早已不在,根据comScore最近一份行动报告调查,65.5%美国智慧型手机用户每个月下载的App数量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:“0”。

大多数的人手机里早已有那几个常用的App,对于动动手指、花费几分钟的时间下载一款新App显然兴趣缺缺,新App要能冒出头,机会似乎又比想像中更少。

手机App市场就像下跌的房市!

早在2009年就投入Android App开发的圣星科技创始人卢育圣观察:App产业目前正面临着内忧外患,内忧是使用者已经不愿意再下载新的App,外患则在于市场竞争者太多,新进者很难尝到甜头。

当需求变少、供给变多,营销推广也变得相对重要:在App发展之初,新的App比较被使用者看到,但现在要获得一个新的使用者的成本约需要1-3块美金,使用者还不一定会付费下载,要转换成收益更难。

若开发商要依靠流量变现,初期至少要有一百万甚至一千万个下载量,这些都需要砸钱下去做推广,这也让拥有更多资源的大公司优势更为明显。

卢育圣认为,App产业就像迎来了自己的寒冬,首当其冲的将是独立App开发者与小型团队,现有的大咖 App 开发公司、团队则会延后感受到这波寒流。他说,这有点像是房地产,大咖 App 开发团队,就像是市区豪宅,而新加入的 App 开发团队,就像是市郊小套房。

当产业空头来到时,总是先跌套房,再跌豪宅;先从市郊跌起,最后才是市中心。

手机App变成服务的延伸,适合新科技应用

若说App产业离过往的淘金热潮已远,这难道意味着App产业没有下一个机会了吗?

卢育圣认为,因为需求仍在,App产业还是会继续延续下去,只是相较之下要创造新的需求会比较困难。

现在的App跟以前的Web有点像,若将App作为服务的延伸,会是比较可行的方式。例如,今天还是有非常多产业有写App的需求、需要App技术人才,企图透过Mobile,将服务延伸到线下。

Cubie创始人冯彦永也认为:App 就像 Web 一样步入成熟期,要能够从众多App脱颖而出很不容易。所以最好将心思放在提供的服务本身,然后把 App 当作一个与用户接触的 Channel。目前看来还没有出现能取代App的 Channel,因此App还是重要的选项之一。

“我倒觉得现在是App最好的时代。”Yahoo亚太区行动产品暨设计中心总监李怡洁对App发展较为乐观,他倾向不把App归为一个产业,而是一个新型态的使用者介面,是一个手机上的原生应用。

而无论是过去的淘金或是现在的竞争,正因为使用者对App已经非常熟悉,他们会有更清楚的选择。

Yahoo亚太区策略暨业务营运部副理、负责flurry推广的罗荷杰也认为,这会让大家关注的重点回归到基本面:你要怎么找到使用者的需求?例如Yahoo今年初在拍卖App中加入买卖双方议价功能,这个App原生功能也是因应使用者需求而出现。

App不是Web的延伸,而是更适合新科技应用的场域,例如对话式商务、BOT应用等。

苹果WWDC结束之后,矽谷知名创投a16z合伙人、前分析师Benedict Evans在Twitter秀出一张App Store营收持续增加的曲线图,可以看出过去一年app产生的营收要比前两年成长的幅度要来得更高,他讽刺地说:“App 死了。”

另一方面,从平台提供者的角度而言,继2008年苹果App Store上线,革命性地划开使用者取得网路服务的方式之后。

为笼络开发者,苹果也在今年WWDC大会前宣布迎来“App Store 2.0”时代,不仅增加付费搜寻结果、将订阅模式套用到所有App上,也改变利润拆分比例。

过去,苹果与开发者共享App Store收益时,是采取70/30拆分比例,开发者须支付给苹果总收益的三成,苹果全球行销部资深副总裁Phil Schiller日前就表示,现在只要开发者的App用户订阅时间超过1年,收益模式就会改成85/15比例。

而在苹果宣布此消息的同一天,Google也不甘示弱,同样宣布Android也将导入订阅模式85/15分帐。

全新的“App Store/Google Play 2.0”模式意在让开发者获得更多收益,并鼓励更多开发者投入市场。

但即便祭出新的诱因,面对已经过度拥挤的市场,现阶段大家最关注的应该还是新进的App开发者到底还应不应该投入?

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但或许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

卢育圣就认为,正因为处境艰难,更挑战新进者的决心。

以独立App开发者而言,他建议期望值必须降到最低,因为投资报酬率绝对不同以往。

若开发者真的有热忱投入,除了最好要有足够资金、资源支持外,选择一个对的方向很重要,也较能事半功倍。

例如,虽然相机App竞争者看似很多,但玩美移动立基于影像技术,再锁定彩妆领域,就是挑到了一个对的产品来发展。

李怡洁也建议,有意加入市场的开发者应从生活经验着手,以自己熟悉的领域去发展服务,才比较容易确实抓到使用者的需求,而3-5人的小团队会比较有弹性。

“在2008年,从来没有一个产品能像App一样,有机会直接卖到全世界又能够赚钱,这在过去的软体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。”卢育圣回忆,虽然大环境越来越艰困,但开发App真的非常有趣,这一点至今都没有改变。

明年即将迎来iPhone问世的10周年,App Store也诞生了8年,App产业即使已从成熟走向停滞,但它不会完全消失,而是会像细水长流般等待下一次波澜。

无论是进一步思考服务本质,或是发展出新的应用,站在十字路口,下一条路在哪?有人悲观、也有人乐观,对App开发者而言,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但或许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?

Recommended Posts

Leave a Comment
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0